行业新闻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正文

透过指纹抚摩你   ——指纹鉴定杂谈三

更新时间:2014-4-24 14:50:24  浏览次数:2259  来源:指安科技

 

发布日期:2012-5-22 14:23:30 新闻来源:指安科技
 
当手指分泌物无法直接和显影物质相接触时,以上两种显影法就毫无用武之地了——比如被密封粘入两块玻璃之间的指纹。这时,我们就可以用到光学显影法。
光学显影法主要分为三种:普通光线法、紫外线法以及新兴的激光法。
普通光线法,主要是利用日光、镁光灯、蓝光灯甚至可调波长光源来照射可能存在潜在指纹的证物。由于手指分泌物的附着,接触物表面会形成凹凸不 平的区域,通过适当调整入射光的属性(光强、波长、入射角等),便可由反射光的回馈情况来确定潜在指纹,并拍照留存以便深入分析。
紫外线法,是利用了手指分泌物经过荧光试剂处理(一般是荧光喷雾:其主要成分可以是蒽粉、硫化锌、曙红、8-羟基喹啉、邻氨基苯甲酸等;若非 陈旧指纹,甚至直接使用紫外线(或激光)照射即可产生荧光现象)之后,能在紫外线的激发之下发出荧光的特性。该方法应用极为普遍,在各类影视作品或小说中 也常被提及——大家所熟悉的一幕:警务人员在对现场的某面墙壁进行喷雾处理之后,光上灯,再拉上房间里的窗帘;然后,打开一盏紫外线灯,原本看不到的指 纹,就以荧光的形式显现出来了。
激光法,是利用了激光光能强的特点:即使残余的手指分泌物的量十分少,也能够被激光激发并发出荧光。因此,激光法常常被用在针对陈旧指纹的显 影上:一个最著名的例子,是美国联邦调查局利用此法成功对一枚残留了四十余年的潜在指纹进行了显影。激光法自八十年代初开始实际应用之后,取得了大量惊人 的成就。目前的发展趋势,是将激光法与化学显影法结合起来使用,以让显影所需的手指分泌物下限大大降低,从而提高现场指纹的采集成功率,针对特殊疑难指纹 (过于陈旧的指纹、被“污染”过的指纹、重叠指纹等)的分析也成为了可能。
其它的指纹分析法,还有高灵敏度的真空金属镀膜显影法(利用金属镉)以及SPR法(利用灰色二硫化钼在磺基丁二酸盐水溶液中形成的悬浊液)等,这里就不再详述了。
现代的指纹鉴定工作,经常将以上提及的两种甚至多种方法结合起来使用,以提升指纹鉴定的灵活性,从而更加有效地针对不同接触表面(如纸张、金 属、塑料、岩石、水泥、木质、竹制、玻璃、陶瓷、搪瓷、人体、橡胶、锈迹、油迹、织物等等;并分为潮湿和干燥两种类型,表面光滑度也是必须考虑的参数)、 不同残留类型的现场指纹(如普通指纹、渗汗指纹、血指纹、水印指纹、油印指纹、粉末指纹等等)来进行相关处理。
3,指纹分析法的缺陷
在理想状态下,即所有现场指纹都能用正确的方法取得(尽量不造成“污染”)、指纹状况良好(指纹完整、非残缺指纹、接触面平整)、所有特征点 均能被正确识别并比较分析的情况下,指纹分析法的误差概率确实能被控制在六百四十亿分之一。但在现实中,上述的理想状态经常都必须向鉴定时间和鉴定成本让 步;再加上客观条件的限制,所取得的指纹拓样很难保持其原始状态,残缺和变形是十分常见的,有时甚至会出现十分严重的扭曲——这些因素的存在,大大地降低 了指纹分析法的正确率,并让这从理论上而言“完美无缺”的分析法也变得难以使人信服。
一帮多事的美国人在2004年针对各国家犯罪实验室的鉴定能力做过一次考评,其结果令全美的鉴定从业人员感到尴尬——在特征点分析比对这一个 环节中,抽样进行的二十次群体比对,仅仅只有三次获得了统一的结果;很多时候鉴定小组都是通过“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来裁决证物的“同一性”:在“少数” 和“多数”之间的差距不明显、或是出现了太多的“非公正(即由一位鉴定者所鉴定)”鉴定结果的时候,这种裁决方式就很难保证鉴定结果的正确性。面对疑难指 纹时的错判率,也达到“让人无法接受的程度”。
且不论这次考评的起始条件是否不合乎现场的实际情况(在犯罪现场普遍出现的情况是,要么一个指纹也采集不到,要么采集到的指纹不止一个),只 要指纹鉴定的结果不能保证“同一性”,它就不再能够成为可靠的呈堂证物——这无疑是一个很残酷的现实:我们信赖多年的指纹分析法,其实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 么可靠。
让我们从头开始分析:首先,我们可以先看看自己的手指——显然,这些漂亮纹路并非直接存在于一个二维平面上(正如指纹拓纸上所看到的那样)、 而是分布在一个复杂曲面上的。因此,在指纹的形成过程当中,所受的作用力也并非均匀,不同的作用力方向、大小、持续时间会使二维平面上指纹纹线的粗细、间 距、曲率发生改变,造成指纹的失真。另外,接触面本身也可能存在各种瑕疵,手指印上去,可能会因为小的突起或洼陷发生挤压变形,造成特征点丢失或“伪特征 点”的形成,指纹也会进一步失真。
指纹形成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客观环境的改变,手指分泌物也会发生各种变化。犯人擦去指纹应该算是最显著的变化了(笑),除此之外,经过扩散或者和某些物质发生反应,这些分泌物还会发生转移、挥发、分解等变化,这些也都让残余指纹产生失真。
在指纹显影及提取、保存过程中,如果所选择的显影方法不当或者操作失误(如第二节所述的硝酸银法等),也会造成失真。
如此多的失真因素加到一起,我们所得到的二维指纹样本,已经和原始纹线“相差甚远”了:虽然在普通人眼里看上去,差距或许不那么明显;但在鉴定师眼中和法庭上,一个明显差异点就已经可以左右案件的走向了。
指纹上的细线,按照加尔顿在他的专著中所提出的理论,存在九种细节特征。在实际鉴定之中,经常将九种特征简化为纹线起点、纹线终点、纹线分歧 和纹线结合四种。根据美国司法部的统计,每一枚完整指纹上平均有七十五到一百八十个特征点。这些特征点的总和,再加上手指上的横纹、竖纹、纹路区域的大小 及可能存在的疤痕等,造就了人各不同的指纹模块。鉴定中,工作人员将指纹坐标化,根据需要划分为不同的方格组合,然后再对每个方格中的特征点属性及位置进 行比照。由于每枚指纹上的特征点数量繁多,实际操作中,往往随机选取几个方格(根据指纹特征分布的规律性来选取——指纹区域一般呈椭圆形,可将其细分为九 个或者十三个区域,随机选取中也必须考虑到区域对应的因素),然后对其中的特征点进行分组并矩阵化,再将结果和数据库中的样本相比对,从而判断样本指纹是 否和分析指纹同属于一个人(正如大家在CSI中所看到的,这个过程可以用电脑来完成——目前在手提电脑上十分流行的指纹锁功能,也是这一技术的应用之 一)。
可想而知,在如此的数学处理中,误差取决于所选取方块的数量和大小——简而言之,所分析的特征点越多,符合度越高,结果也就越准确。国际上确 认同一性的标准是:在不存在明显差异点的情况下,特征点吻合数量最少达到十个;对于存在差异点的情况,则有若干种处理方式。美国指纹鉴定的官方标准中有所 谓“One dissimilarity Doctrine(一个差异点)”法,即在存在明显差异点的情况下,即使特征点符合度高,也不能作为呈堂证据。但实际上,这个标准经常被鉴定人员忽略:一 旦特征点的符合数量达到同一鉴定的标准,存在的差异点就被归结为失真因素所造成——这个偷懒的习惯造成了大量的错误结论,同时也催生了许多的冤案。